雅君子

最近挺衰的一个倒霉虫。

[姓名]镜悲

[性别]女

[职业]召唤师

[世界观背景]是一个神话时期的人物,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直活到现在,孑然一身,居无定所,经历了太多沧桑,见多了太多生离死别,阴阳相隔。整个人都麻木了。上了挺多次战场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想死却死不了的老妖怪,别人都那么说。养了一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白鹿。配剑:亡归,女扮男装时去宫中伴读取的字:乔鹊

[简单外貌描述]黑色的长发高高束起,身上穿的是青色长衫,偶尔也会换上鲜红的长裙,眼尾略微上挑右眼眼有下泪痣。

[特殊能力]过目不忘。

[故事]

“镜悲,这次我若没能回来,还请你照顾好阿颖。”

“镜悲姐姐,阿颖不能伴你左右了,对…不…”

……哥哥和阿颖,怎么梦到这么久远的事了……

越来越多的人从黑暗中出现,镜悲的脑子也越来越混乱。

镜悲张了张口,想说话,却发现自己发不出意思声音来。闭上眼脑子里都是他们死前的样子,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,却还是有股窒息感,就好像有游魂缠住了她的脖子。

猛然睁眼,那股窒息感也跟着消失不见,回过神,才发现自己再自家坐骑的背上睡着了,也真是心大,镜悲自嘲的笑了笑,抱住自家坐骑小声悲鸣起来。

这一切真的是,无可救药啊!

很久很久之前,有一个村庄,小镜悲的父母是村里的英雄,小镜悲也在那里快乐的生活,可是不知道,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,什么时候呢?父母战死的时候,还是什么时候呢?那时候的镜悲不知道,但是又过了几百年,几千年,镜悲才知道。

父母战死的时候,她被当成了妖女,差点烧死,她哥哥镜桀拼了命才将她救回来,再后来,哥哥和一个漂亮的女子结婚了,生了一个孩子,孩子随母姓,叫李鸣颖。之后啊,哥哥和嫂子都死在沙场,阿颖也是在沙场,她也去了战场,可也不知道为什么,却没有死在哪里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她发先自己,并没有死,这段时间是多长呢?几十个春秋而已,夏朝建立了,她也没少征战沙场,可就是没死。

她觉得很奇怪,又觉得不安,便离开战场,四处云游,她路过一所山庄,在那里她解答了她所有的疑问。

“这姑娘,看着面善得很,不如进来坐坐?”她应了。

“不知您老贵康,为何独居在此?”

“我在等个人,那丫头和你一边大,叫镜悲。”

“我就是镜悲,不知您等我何事?”

镜悲话虽这么说,但却已经开始提防着了。

那老妇人愣了愣“你就是镜家丫头?”

“我是。”对于镜家丫头这词,镜悲并不陌生。以前,经常有人这么叫他,如今一听竟是感觉倍感亲切。

“你来了,可怜了你这丫头了。”那老妇人说着说着竟带了几丝哭腔。不等镜悲接话自己又说起来“你和你娘长得真像啊!要不是那帮卑鄙小人,你也能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啊。”

什么意思?什么卑鄙小人?镜悲也被老妇人这顿话给弄蒙了,一时手足无措。

“你还记得你父母那会上战场就没回来的那次吗?”

镜悲点了点头,那晚是她最难熬的一晚。

“你父母,曾经打退了的一马人,带了个巫师,杀回来了,杀了你父母,还给你下了咒,只不过没下成功,是你父亲的战友拼命阻止的。”

咒?难不成……镜悲不敢再往下想,也很难再往下想。

“那咒狠毒,幸好就下了一半,要不然的话可就惨了……”

最后的话并没来得及说完,老妇人就被一个黑影给掠走了,再相见的时候,老妇人五马分尸,死不瞑目!

镜悲依旧游荡在世间,像游魂一样。

想开车的太太们忍忍吧,想吃肉的话也忍一忍吧。(以前的车赶紧设成仅自己可见或删掉吧)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吧。嗯,最近清汤寡水点吧!各位。(发出不能吃肉的忧伤)

雾天啊!
学生党的蜜汁忧伤π_π

病相

@邻钟答晚吟 小可爱的文
※很日常的OOC
※我也不知道是糖是刀
※夷陵老祖羡
※羡哥病娇请注意
※羡澄向,注意避雷。
※没问题就开始吧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为什么,看着他对别的人笑,对别人说话,就那么不舒服呢?魏无羡最近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魏无羡最近总是蹦出奇奇怪怪的念头来,他把这些归为是因为修了鬼道受冤魂影响。
真是啊,想把他的舌头割下来,这样就不会跟别人说话了吧。
江澄怎么跟那个门生笑得那么灿烂,要不要去把那个门生杀了啊?(门生:我冤!)
啧啧啧,那个女的眼睛怎么了?抽筋了?敢用那种眼神对着我家澄澄看!活腻歪了吧?(女子:我就看了一眼宗主啊……)
……
总之例子太多了,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江澄感觉自家大师兄最近很奇怪,哪里奇怪?最近总是赖在莲花坞不走……而且这厮最近总是跟在他身边,总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“魏无羡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你的乱葬岗啊?”
“啊呀呀,师妹~你忍心把你最爱的大师兄赶走吗?”
这厮觉对是魏无羡,江澄这么想着,只有魏无羡这货才会这么不要脸。
魏无羡眯起眼睛,遮住一丝阴狠,好想把澄澄变成自己的私有物啊!
晚上。
江澄魏无羡二人挤在一张床上,准确来说是魏无羡赖到江澄床上不走。
“师妹~”魏无羡佳人在侧怎么可能老实的睡觉呢?这不刚安静了一会,就开始对江澄动手动脚。
“你TMD老实点!!!”江澄低吼出声,魏无羡这厮竟然把手伸进衣服里去,还不老实!!!
“师妹,我/想/上/你!”
“魏无羡,你又抽什么疯?”
“真的,江澄,我真的/想/上/你。”翻身把江澄以床咚的形式给摁在床上。
“魏无羡,你是不是修鬼道修傻……唔……”魏无羡不等江澄说完就霸道的吻上了江澄的唇。
为什么,他要拒绝我?是不是把他印上自己的印记就好了?
(中间就不写了😜😜😜)
魏无羡看向身边的累晕过去人,一脸满足。

点梗
突然想发刀子*^_^*
小可爱们选几个cp吧!
(糖实际上也是可以的,只要你不怕我码成刀子……心虚jpg)
cp见tag
(占tag至歉)

※当做是晚来的国庆礼物吧
※极度ooc
※私设较多
※崩人设
※不一定是糖(这回我可提前预警了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恶友
“小矮子。”
“怎么了?成美。”
“小矮子。”
“我在。”
矮个子的男子抚摸着躺着他腿上的少年。
“小矮子,我昨天做了一个梦,梦到你不要我了,自己走了……”
“笨蛋!”男子宠溺着摇了摇头“放心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(私设洋洋极度缺乏安全感,特别依赖瑶瑶)
双杰
“师妹~”
“说吧,你有做什么坏事了?”江澄听到这个语气头都不用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不过这回是他想错了。
“原来你师兄我在师妹你的眼里这么不堪啊!”魏无羡假装难过了一阵又突然凑到江澄耳边说道“我确实做了一件坏事,师妹你想听听吗?”
“说。”
“那你可听好了,我魏无羡发现我喜欢上你了。”说完就跑,却被江澄一把抓住,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别翻了,真的没了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真执着啊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看我一句话虐回来😁😁
恶友:
“小矮子!”薛洋颤抖的双手抚摸上金光瑶的脸颊“醒醒啊!醒醒啊!”
是成美吧!对不起,成美我食言了……
双杰:
终究同道殊途。
昔日双杰一人被恶鬼反噬而死,一人因他死而疯癫成魔……
双杰终究还是不复存。

甜甜的糖

ooc预警
真的是甜的,不骗你。
各种邪教
慎入
别ky,我怕我骂回去。
中秋节快乐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凌瑶
“小叔叔,中秋节快乐!”金凌端出来一盘……暂且算为月饼。
“小叔叔,快尝尝好不好吃?”金凌像等待夸奖的孩童一般,看着金光瑶。
“谢谢阿凌。”金光瑶看着月饼内心是抗拒的,但却面不改色的拿起一块卖相较好的咬了一口……味道还是不错的(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味道……)
“小叔叔,阿凌也饿了怎么办呢?”
“不如你吃月饼,阿凌吃你如何。”
说完不等金光瑶的回答便直接吻上金光瑶的唇。
嗯,岁月静好……

云梦双杰
“魏无羡,你给我站住!!!”
“师妹,听我解释,春宫图真的不是我画的!!!”
事情是这样的:
今天江澄起床的时候本来想去给魏无羡买中秋礼物的(事实上,是因为……江宗主你怎么在这!!!再见!各位我跑路了!)然后他看到了羡澄的春宫图,一张比一张……这时魏无羡也醒了,看见江澄手里拿的春宫图“这不是我画的春宫图吗?怎么在这?……”
“江…江澄,听我解释!”

箐薛
“坏东西,吃太多甜食会坏牙的!”
“哎哎哎!小瞎子,你要把我的糖放到哪里!!”
“放到哪里都不给你!!!”
“放开我的糖!!!!”
“不给!!!!!”
“给我!!!!!!”
“不给!!!!!!!”
“小瞎子!”
“坏东西!”
……

♡甜够了就来点刀子吧!♡
晓薛
“又是中秋了呢!道长……”那人沉默了很久才又缓缓说出一句话“道长,今天依旧没有人认出来呢!我又救了许多人呢!不过……”那人身上仿佛有戾气浮现“我现在能救他们,以后自然也能杀了他们。”那人突然揪起躺在棺材里的人的领子“好道长,你再不醒来,就会有很多你喜爱的众人死去了!再不醒来我就让你的好朋友去杀人了!”那人又突然把头埋在白衣人的颈窝处,喃喃道“道长!我想你了,你快回来好不好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道长,魏无羡来了,他肯定能复活你!”
“道长……”你给我的糖,我没护住……

恶友
“成美,咱们地狱相约可好?”
“小矮子可不要食言了啊!”
……
成美,对不起,我怕是要食言了。
这是金光瑶被掐住脖子的最后想法……
“小矮子,你怎么还不来啊!我都等好久了啊!”
不用等了,他不会来了……

曦瑶
“阿瑶!”蓝曦臣又做梦了,梦里那人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“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!”……
蓝曦臣在琴边坐下,思绪飘向远方。
“二哥!”那人白净的面容,看向他的时候温柔的笑着。
“蓝曦臣!”依旧是那白净的面容,却不再笑了……
那一剑怕是伤透了他的心吧!
“他的手,连布料都撕不开了,却还是把你给推开了……”
幽冷的声音突然响起“我的主人我还是知道的,他虽然手下亡魂无数,而他这一生用真心相待的人,绝不超过五人,都比他死的早,那时候唯一一个在世的便是你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甜不甜?老甜了哈哈!

无脑甜饼(我就笑笑不说话)

邪教✔凌瑶✔短小✔ooc✔
咳咳,不废话了,进入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小叔叔。”“怎么了?阿凌。”
“你不会走对不对?”男孩几乎趴在金光瑶的身上闷声问。
“不会,小叔叔不会走的。”金光瑶无奈的笑了笑低头亲吻男孩的额头。
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,不骗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建议不要往下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是你要往下拉的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看到什么概不负责————
“小叔叔,你骗阿凌,你把阿凌给扔下了,不要阿凌了。”男孩紧抱着怀中的人泪水从脸颊滑落到那人的脸颊。“小叔叔,你身上怎么这么冷呢?”
中秋
男孩坐在金星雪浪之中喝着酒嘴里还不停的在说着一句话“小叔叔,我想你了,快回来吧!”
我喜欢的人,他比金星雪浪还要更胜一筹……
可惜他回不来了……

生日快乐

生日快乐!
你又长了一岁啊
还有
我最喜欢你了未来酱。(//////)